央行和四大行給支付寶念緊箍咒,總理知道嗎?

已邀請:




2014年3月5日,李克強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寫瞭一句話: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雖然僅有短短的11個字,但卻意義重大,沉甸甸的11個字價值連城,比《金庸全集》+郭敬明全部小說+20年的新浪頭條價值的總和,還要高出50萬倍。與總理相呼應的是,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和他的副手易綱、潘功勝共同肯定瞭互聯網金融的積極作用,當然,馬化騰、雷軍等人大代表也不忘向總理諫言,雖沒有直接要財付通和小米支付的免死金牌,但他們的諫言卻得到瞭高度地認可,總理囑咐政府人員:新的業態出來瞭,我們的管理手段也要跟上去。不要拍腦袋。要反思一下:我們給人傢的政策合適不合適?


總理的工作報告和囑咐政府人員的話語,讓老百姓拍手叫好,猶如一支尚方寶劍,但正當馬雲、馬化騰想要亮劍大殺四方之時,央行卻搶先給支付寶套上瞭緊箍咒,一紙《征求意見稿》幾乎斷掉瞭8000萬草根的理財夢,不僅叫停瞭二維碼支付和虛擬信用卡,還草擬限制文件:第三方個人支付賬戶單筆轉賬金額不能超過1000元,同一客戶所有支付賬戶轉賬年累計金額不得超過10000元……接著工行,中行,建行,農行等四大行也於近日下調瞭支付寶快捷支付轉賬額度限制。至此,四大行均已對支付寶快捷支付額度做出瞭下調,最低的單筆限額隻有5000元。銀行們這麼高調、奢華、有內涵,總理知道嗎?


金融安全,給你一個stop


兩會之後,央行第一個殺招就是叫停支付寶、騰訊的虛擬信用卡產品,同時,取締二維碼線下支付,理由是:不安全。


其實,面對來勢洶洶的互聯網金融,傳統銀行雖然看似招架不住,但卻沒有自亂陣腳,他們依舊堅守著“我不創新,誰也不能創新”的搏鬥路子,盡可能用簡單粗暴的方式秒殺對手,他們叫停虛擬信用卡和二維碼支付,也是先挑軟柿子捏的,畢竟信用卡剛剛誕生,而二維掃碼支付僅占整個零售支付的比重還非常小。央行需要趕在老百姓習慣使用這些產品前,將其扼殺,更何況,任何新的金融產品都會給人留下“安全問題”的口舌。


虛擬信用卡是由支付寶、微信雙方和中信銀行合作的金融產品,消費者可申請到由中信銀行和兩大巨頭發行的信用卡,線上購物時可享用一定額度的銀行授信;線下二維碼支付,則是最近剛剛興起的支付手段,其中,以快的和滴滴打車的補貼大戰為轉折點,自此,中國消費者已萌生瞭基本的線下掃碼支付的概念,而一些零售商場也開始瞭與第三方支付企業的深度合作,例如新百貨和騰訊。央行的本次叫停,勢必讓一些商場感到惡心,同時,不利於O2O商業模式的發展,但央行的stop卻也並非完全不無道理,而且,他們沒有等到消費者形成習慣後再來惡心人,已然是網開一面瞭。坦白講,每一款金融創新產品都存在安全隱患,尤其是如今互聯網金融發展勢頭太過迅猛,涉及消費人群規模越來越大,一旦發生巨大的安全問題,將會導致整個金融市場紊亂,於是,筆者支持央行叫停二維碼支付,而且據說“叫停”是短暫行為,相信等到技術成熟,測試評估通過,而且繳納一定的審批費用後,線下二維碼支付會繼續活躍在零售市場,畢竟,它還是非常方便的。


當然,筆者也希望央行與相關企業能夠迅速理清創新產品存在的問題,及時修補漏洞,不能讓”stop”的牌子打擊到互聯網的創新熱情,否則,中國的金融市場勢必會繼續死氣沉沉。至於說,央行叫停二維碼支付,是因利益分配的事兒,就不好說得太細瞭。


寸步難行,央行給支付寶扣上緊箍咒


央行這輪的攻擊波中,除瞭叫停二維碼支付外,還針對成熟的第三方支付做瞭非常硬性的規定:個人支付賬戶轉賬單筆不超過1000元,年累計不能超過10000元,單筆消費不能超過5000元,月累計不能超過10000元,超過限額的,需要通過銀行的賬戶辦理,而且消費者轉入第三方支付的資金隻能用於消費和轉賬轉出,不得向銀行賬戶提回,也就是說,消費者想在網上買一臺5002元的電視機,隻能用支付寶付款5000元,剩餘的2塊錢需要用自己的銀行卡支付,而且需要支付規定的手續費。


一石激起千層浪,首先中信銀行A股14日跌幅9%,,騰訊港股同日跌幅達到6%,媒體、企業和草根大眾紛紛表示抗議。雖然央行多次辟謠這僅是征求意見階段,但依舊無法安撫互聯網金融從業者的情緒,這也難怪,央行征求意見而後辟謠的行為,好比:機長向乘客宣佈,航班馬上就與大陸指揮中心失去聯系瞭,但還處在征求意見階段,請大傢安心吃午餐。


這個限制簡直就是殺手鐧,一旦推行,會直接給支付寶們帶來滅頂之災,同時,大面積誤傷剛剛飛起來的電子商務。從去年淘寶的數據看,80%的網友的消費額度都已超過限制,這簡直是傳統賣傢的福音。此外,不少消費者已習慣用第三方支付轉賬進行信用卡還款,向同事借錢,繳納水電費等等,最後一條規定存入第三方支付的錢僅能用於消費和轉賬轉出,不能向銀行贖回,這相當於把消費者的錢,直接換成瞭商場的購物券,而且是同比例兌換;或許,我們暫且可拋開數據不談,單論人性與道德層面,央行此舉也難服眾,確切地說,它們充分展現出瞭“金融小霸王”的風范:想要大規模消費,就必須用銀行卡,這不僅僅是利用壟斷優勢,更是用暴力強行創造壟斷優勢,公然挑戰人性和民意,更加藐視消費者日常的行為習慣,或許,這是傳統銀行殺招中,最荒謬的一個吧!


改革春風:寶寶們,請快快長大!


自古以來,中國有兩個問題,最是敏感:A.土地B.金融,這也是最難撼動的兩個領域,革命先輩們用鮮血染紅瞭褲衩,都沒能真正意義上的一杯羹。土地從來國有,21世紀之後更是寸土寸金,100個金香玉比不上城市郊區一畝地;金融業更是不可碰觸的一塊利潤禁地。2006年熱播的電視劇《喬傢大院》,主人公喬致庸胸懷“票通天下”的大志,旨在造福商人,但卻硬生生地讓執政者圈禁10年,圓滑的幕僚孫先生一語道破天機:國傢是不可能讓一個體制外的人,掌管金融命脈的。


隨著,互聯網技術和商業模式的發展,兩個禁地的邊緣都曾讓人踏入,最典型的代表人物就是馬雲,他先是豪言要改變商業地產,接著推出餘額寶,掀起一股互聯網金融業的血雨腥風。歷史何其相似,馬雲頗有點喬致庸的味道,不過他比喬東傢幸運的是,大帥生活在一個有微博的時代,加之,恰逢深化改革的契機,非常有可能名垂青史,前提是,他需要非常慷慨地把“餘額寶”捐給國傢。


話題回到央行的禁令,如前文所述,限制支付寶轉賬金額可能是央行殺招中,最荒謬的一個,也正是其荒謬的本質,註定瞭其根本無法實施,事實上,自2012年起,央行就不斷征求意見企圖限制第三方支付,但至今僅停留在草案階段。筆者認為,本次央行的禁令,更多的是一種監管信號,此外,也能給傳統銀行稍作喘息的機會,而且通過輿論降低互聯網金融企業的心理底線,以利於真正系統監管執行後的利潤分配。從禁令的具體內容看,叫停線下二維碼支付和虛擬信用卡,隻是短期行為,待進一步地確認風險後,自可放寬;至於限制支付寶們的轉賬金額,更是天方夜譚,正可謂,得民心者得天下,若禁令屬實,將會給整個國民的經濟體系和情緒體系造成沉重的打擊。


有一個網絡段子講,中國最大的國情就是審批與監管,尷尬的是,最後蓋章的人,往往是不懂市場,不懂技術的白領公務員,更拉風的是,他們從來不用為審批和監控的效果負責。有鑒於此,總理答記者問時,多次提到要放寬審批,適度監管,讓市場決定企業的生存與發展。誠然,適度的監管非常必要,但在如今移動互聯網的大背景下,O2O已然成為不可抗拒的趨勢,任何非凡的領導,都需要尊重市場力量,用開放包容的態度理解融合後的新業態,以底線思維防止系統性風險。其實,餘額爆能順利誕生就充分反映瞭執政領導的態度,他們更希望市場多出幾條鯰魚,從而喚醒傳統金融企業,共同創新。最後,套用時下最流行的官方用語:希望,寶寶們在改革的春風裡,茁壯成長,真正實現中國的金融夢。(科幻星系康斯坦丁/文)


本文如需轉載,請聯系QQ:102927545,並註明出處

喜歡科技、科幻的朋友們可以加群交流66293965

要回復問題請先登錄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