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思考者模型:你相信靈魂轉世假說嗎? 一次統計的頭腦風暴

已邀請:

劍仙

贊同來自:


http://www.nowamagic.net/librarys/veda/detail/2368『上帝不需要制造奇跡來反駁無神論。上帝平常的工作已經足以證明他的存在。』–培根


靈魂是否存在,人死之後是否可能轉世,對這個問題無論是簡單的回答是或不是,都不符合科學精神。科學的態度是檢驗。然而單個的靈異現象案例總是偶然出現,不具備可重復性,從而無法令人信服。本文試圖根據現有的關於靈魂的傳說得到的一般常識,提出一個驗證“轉世投胎”真實性的可行實驗。這個實驗不同於傳統的“靈魂驗證實驗”,不涉及任何靈異現象,不需要任何精密儀器測量,其本質是統計方法。這個實驗可以在任何時候,任何研究人員參與下進行,不需要氣功師,不需要靈魂召喚師,實驗過程可以重復。本人既不信仰上帝,也不敢斷定靈魂是否真的存在,這個實驗的設計完全客觀。


正如本文一開頭引用培根的話,如果靈魂真的存在,那麼就應該無處不在,而不是非得有靈異現象才能證明靈魂存在。一個有靈魂的世界,每個新生命都不是完全“新”的,其靈魂必然已經經歷過好幾次別的生命;而在一個沒有靈魂的世界,每一個新生命都是完全新的。這兩個世界的表現如果完全一樣,那麼也就是靈魂不可測量,那麼有沒有靈魂這個問題就毫無意義,再用轉世輪回學說去勸人向善也沒意義(因為反正都一樣)。因此我們可以假設,一個有靈魂存在的世界,必然存在某些可觀測的量,代表靈魂轉世對這個世界的影響。


通過閱讀大量的靈異現象案例(也就是天涯鬼話的“經歷貼”),我發現靈魂的一個性質:人死後的靈魂跟人活著一樣,都走不太遠。也就是說比如說一個人在某村死亡,其靈魂一般就近轉世,而不會跑到別的省去投胎。活著的人可以做火車坐飛機,但靈魂一般不會,走路似乎是唯一辦法。這就是為什麼為瞭讓死者的靈魂回傢,必須派人“招魂”。我們不妨把這個性質稱為“靈魂定域性原理”。


另外還有一個可以取得一般認同的性質,不妨稱為“靈魂繼承性原理”。這個原理是說,一個人上輩子的一些生活習慣,個人品質等等,會或多或少的帶到這一輩子來。比如蘇東坡說“書到今生讀已遲”,就是認為有些人這輩子讀書讀不好,是因為他們上輩子沒好好讀書。這個原理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如果沒有這個原理,這輩子和上輩子完全不相幹,那麼號召大傢“不修今生修來世”的宗教也就沒什麼意義瞭。


根據靈魂定域性原理,在某地出生的嬰兒,一般來說其上一世應該就是在這個地方附近死亡的。假設有一對土生土長的廣東夫妻在四川工作一年,在這一年之中懷孕生瞭一個孩子,那麼存在一個很大的可能性,就是這個孩子上輩子應該是四川人。現在再假設,這對夫婦生瞭這個孩子之後,立即返回瞭廣東。我們進一步假設這對夫婦從來不吃辣,傢庭成員,同事朋友,也都不愛吃辣。


如果上面提到的兩個關於靈魂的假設都是對的,那麼現在一個不是靈異現象的靈異現象就可能發生瞭:這個小孩特別愛吃辣。


如果不用靈魂轉世理論去解釋,沒有別的理論可以完美解釋為什麼一個廣東孩子居然愛吃辣。可惜廣東孩子愛吃辣一般不會被人當成靈異現象,所以我至今為止還沒有聽說過任何類似的案例,這隻是一個假想實驗。


這個假想實驗並不科學,因為它存在很多偶然性。也許決定一個人愛不愛吃辣純粹是基因偶然變異導致的。甚至也許廣東夫婦碰巧在四川生瞭一個”路過”的河南孩子,這個實驗也會失敗。


真正的科學實驗必須這麼做:在河南省隨機選取2000對適齡夫婦,然後隨機分為A, B兩個組,每組1000對。在這2000對夫婦都沒有懷孕的時候,A, B兩組同時出發,做同樣的交通工具,前往兩個不同的地方。A組轉瞭一圈之後回到瞭河南,而B組則被送往瞭沙特阿拉伯。註意,整個過程完全封閉,到達各自的目的地之後,兩個組的人分別住在各種設施完全相同的兩個大樓裡面,以至於這兩個組的夫婦完全不知道他們到瞭哪裡。比如說可以告訴他們,他們都在北京。


兩組受試者每天吃同樣的飯菜,看同樣的北京能收到的電視節目,作完全相同的事情,確保他們的確相信自己就在北京。比如說兩個組吃的食物,完全從北京空運,而絕不在當地購買。所有受試者,當然絕對不允許走出大樓。也就是說,除瞭地理坐標一個組在河南,一個組在沙特之外,這兩個組的人所有其他方面都完全一樣。


2000對受試者生活的唯一目的就是生孩子。在理想的情況下,2年之後,我們得到瞭2000個左右的孩子。然後兩個小組再乘坐完全封閉的,相同的交通工具返回河南。兩個小組都解散,所有人過正常的河南生活。如果實驗控制的好,不管是受試者本人還是外人看來,這兩個組的夫婦和孩子應該沒有任何不同之處。


如果轉世是真的,並且”靈魂定域性原理”正確,那麼一個顯然的推論就是,A組的1000個孩子上一輩子大都是河南人,而B組的1000個孩子上一輩子大都是沙特人。選擇沙特的一個原因是那裡的中國人較少,因此即使在轉世投胎過程中靈魂更傾向於尋找本民族的父母,也一時之間湊不夠1000個中國靈魂。


進一步,如果“靈魂繼承性原理”也正確,那麼當這生活環境完全類似的2000 個孩子長大之後,我們可能會發現,B組的孩子對沙特語的學習很有天賦,而且傾向於伊斯蘭教。甚至更進一步,B組的孩子長相上應該也帶有一點沙特風格。如果我們的確觀測到瞭這些現象,那麼這個實驗就徹底證明瞭靈魂轉世的真實性。另一方面說,如果沒有發現這樣的偏向性,那麼就說明靈魂轉世學說有問題。1000 個樣本在統計學上足以說明問題,因此這個實驗是可信的。


這是一個完美實驗,唯一的問題是倫理問題。拿人做實驗怎麼說都有點像納粹。有沒有更簡單的辦法呢?一個辦法是搜集”在四川出生的廣東孩子愛吃辣”這樣的案例。還有一個辦法是用動物做實驗。


我曾經聽到一個說法,說大多數豬的上輩子和下輩子都是豬,不太可能變成人或者梅花鹿。如果加上這個假說,那麼我們可以把上一個實驗的受試者改成豬。B組地點還是選擇沙特,因為沙特這個地方不養豬。也就是說,B組出生的小豬,其絕大部分是幾百年來第一次當豬;而A組的豬,則都是“有經驗”的豬。沒經驗的豬和有經驗的豬在生活習慣上會有什麼不同呢?我猜想總會有些可觀測的不同點吧。


B組實驗的另一個可能結果是其出生率遠遠小於A組。如果能排出其他所有可能性,唯一的解釋就是沙特沒有那麼多“豬靈魂”的供應。


這樣我們就可以從實驗角度去驗證靈魂轉世學說。

要回復問題請先登錄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