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自罰100萬 萬方有罪罪在朕躬


最近網上流出瞭一份華為公司《對經營管理不善領導責任人的問責通報》。

通報顯示,因“部分經營單位發生瞭經營質量事故和業務造假行為”,華為公司對主要責任領導作出問責:“任正非罰款100萬;郭平罰款50萬;徐直軍罰款50萬;胡厚崑罰款50萬;李傑罰款50萬。”

17日,華為還召開瞭“自我批判大會”。任正非發表題為《從泥坑中爬起來的是聖人》的講話,主旨與2008年其在核心網產品線表彰大會上的講話基本一樣。自罰100萬元之後又召開各種會議,任正非的這些舉措到底有哪些深層含義呢,隻是單純的“華為狼性上來瞭,連副董事長都不放過”?

萬方有罪,罪在朕躬


任正非簽發的這份《對經營管理不善領導責任人的問責通報》,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中國歷史上各朝的“罪己詔”。

統計顯示,共有79位皇帝下過罪己詔:漢朝15位、三國3位(曹魏1位、孫吳2位)、晉朝7位、南朝14位、北朝1位、隋朝1位、唐朝8位、五代6位、宋代7位、遼代1位、金代1位、元朝4位、明朝3位、清朝8位。

喪師敗績是歷代“罪己詔”的首要原因。國之大事,惟祀與戎(國傢的重大事件,在於祭祀和戰爭),治大國若烹小鮮,公司也是同樣的道理。

到瞭明清時代,罪己詔制度的發展已經相當成熟,形成瞭固定的套路。最典型的發佈罪己詔的情況是宮殿被燒,此乃上天示警,皇帝為瞭安撫人心,一般都需要走一遍罪己的流程。明太祖、孝宗、武宗、世宗、神宗,都發過此類事件的罪己詔。

其次就是重大天災或者異常星象。明英宗在土木堡作瞭個大死,當然也要下詔罪己。明思宗(崇禎帝)時農民起義猖獗,王朝已經日落西山搖搖欲墜,思宗也成為瞭明代下罪己詔最頻繁的皇帝。總結一下便是底下人負得瞭的責任由底下人負,底下人負不瞭的責任就由皇帝(最高領導人)來負。

任正非不是第一個發“罪己詔”的公司領導人。銀聯成立十五周年之際,總裁時文朝致辭承認銀聯在移動互聯時代未能占到先機,原因在“最後100米”上,在外界看來就是“罪己詔”。

2016年11月,樂視創始人賈躍亭也發佈瞭一封五千字的全員信(罪己詔),表示“我和公司管理層將為此承擔責任。即日起,我自願永遠隻領取公司1元年薪。”

2013年還有一篇爆款文章《致侯小強:一個脫離基層的CEO,如何管理好業務?》引發熱議。有網友認為想要贏得大傢的尊重,不稱職的CEO首先就得下罪己詔,承認自己的過失。如果一味的隻知道批評那些離開公司的員工,這會讓還留下來的員工作何感想?

而從到去年9月“加西亞,你回來吧!孔令賢,我們期待你!”、“鼓勵員工及各級幹部講真話”,再到最新的“自罰100萬元”,任正非的“罪己詔”都在強調一點——萬方有罪,罪在朕躬。

而一般“罪己詔”得到的回應都是:陛下,萬萬不可啊!千錯萬錯都是臣等的錯,隻要能澄清聖名於萬一,臣等願以死謝罪——萬方有罪,朕躬無罪。

在發佈“罪己詔”之前,任正非還對上萬言書的新員工批復“此人如果有精神病,建議送進醫院治療;如果沒病,建議辭退。”這次自罰100萬元能否起到正面效果,還要打個問號。

要知道每次崇禎發罪己詔,都要殺手下的大臣。每次自己認錯,但都要追究手下人的責任,無論他是否有錯。這就寒瞭手下的心,所以他們該出力時不出力,不該出力時瞎攪和!

金杯共汝飲,白刃不相饒


“金杯共汝飲,白刃不相饒”這句既經典又霸氣的話出自明太祖朱元璋之口。意思是“今日雖然我們同座舉杯相飲,但他日你若犯錯我也將絕不手軟。”

相傳當年朱元璋對戶部尚書茹太素說瞭此番話,而後者回復道“丹誠圖報國,不避聖心焦”,雖說這位戶部長官表瞭決心,但結果卻也難逃一死。

應該說,這句話生動反映瞭我國古代政治力量的角逐。不光是明太祖,很多歷史都是如此的相似。比如後唐莊宗李存勖曾明著告訴手下大佬,你們別一天到晚覺得自己功勞大,天下是勞資一手打下來的(吾於十指上得天下),你們隻是跟班而已。

這次同任正非一起被罰的還有:郭平罰款50萬;徐直軍罰款50萬;胡厚崑罰款50萬;李傑罰款50萬。其中徐直軍、郭平和胡厚崑都是副董事長,而且是輪值CEO。2017年4月1日至9月30日,郭平擔任輪值CEO,當下是胡厚崑。李傑則是唯一被罰的常務董事。

董事會成員被罰,自然是因為“犯錯”瞭。雖然官方公告是“經營質量事故和業務造假行為”,但本質上恐怕是華為已陷入“增收不增利”的困境:2015、2016華為的營收為3950億元、5216億元,凈利潤分別為369億元、371億元。

2016年營收相比2015年增加瞭1300億人民幣,但利潤隻增加瞭10億人民幣左右,實際利潤率隻有7%左右。據說這個在華為內部高層引起瞭震驚,解釋為傳統業務收入見頂,賣手機不賺錢,新業務增長乏力或進入迷茫狀態(雲計算),直接後果是當年華為員工股票分紅明顯下降。

早些之後胡厚崑在新年致辭上表示華為2017年的營收預計為6000億元,同比增長僅為15%,恐怕不會增加多少利潤。輪值CEO被罰款,高級別領導也躲不過去。內部人士透露華為“已經將那時候數據造假的主要高級別領導降職降薪、凍結晉升”。

2016年增收不增利,華為開出的藥方為:2016年10月底,華為召集後方2000名高級研發技術人員出征海外;2017年初,華為被曝出中國區開始清理34+的員工,45歲必須退休(官方對此否認)…

當時就有華為在職員工表示“這次裁員並不會讓整個公司變好,很可能就是兩敗俱傷”。裁員的動作和指標最終都是被同級別或其它級別的老專傢老員工承擔瞭,最後的結果就是蛀蟲還在,幹活的走瞭。

還有個段子是這樣的“好啊,兩百億美刀兒八九個事業部,遊南遊北,我大華為的大公司,倒像是給他們開的瞭。工程師,攻城屍!還在報告裡說什麼,為解君憂敢辭其勞,還說,跟xxx、xxx商量好瞭,專門留出一百億,給朕來買勞斯萊斯和大別野!朕的錢!他們拿兩百億,朕分一百億!還要朕感謝他們嗎?”“讓他們再大撈一把吧,讓他們,痛痛快快,舒舒服服,踏踏實實地,過個好年。”

目前還不清楚這次通報問責中,是否有華為消費者終端業務總裁餘承東。2016年華為消費者業務營收1780億元,同比增長42%;但盈利隻有20億美元,同比下滑10%。

餘承東在去年初接受采訪時直言任正非批評華為盈利能力不足,太多利潤都被渠道商賺走瞭,對此非常不滿意。2017年4月曝出“華為P10閃存門”事件後,任正非也頻頻敲打餘承東及其團隊。

有傳言稱2017年華為消費者業務的盈利目標要從20億美元翻倍到40億美元,但是考慮到全年出貨1.53億臺同比僅增長瞭10%左右,餘承東恐怕要過不好這個年瞭...

雲在青天水在瓶

“雲在青天水在瓶”作何解呢?明嘉靖帝給出瞭教科書式的回答,那就是“擊鼓買糖,各幹各行”。

意思就是他的兒子、太監、大臣們應該待在自己的位置、做好自己的事,而他們的位置和他們該做的事,則由嘉靖決定。

嘉靖作為統治者,他希望他的臣民們想他是什麼。在嘉靖的嘴裡,他就是一個平常特別苛責自己,實際上可向著老百姓瞭,做出一個特別好的表率,對所有五色、五音、五味他都不喜歡,都不追求。這是嘉靖希望臣民百姓看見的,希望臣民百姓相信的,是嚴嵩也好徐階也罷必須幫忙承認的。

在治國方面的體現就是“暗操獨治”:他明明不派人,派的所有人卻都是他的人;他明明不掌權,所有人的權力卻都是他給的;他明明不議朝局,所有朝局大事卻都是他說瞭算;他明明不參與,大明朝所有事情卻都得他來拍板。

嘉靖曾說過:“都說為君的應該其政悶悶,不應該為政過嚴,我把權力都給你們瞭,放寬瞭君權瞭,結果為政過寬也不行啊。寬也不對,嚴也不對,豈止老百姓被你們搞得迷糊瞭,朕也讓你們弄得迷糊瞭。你們自己不迷糊麼?“

同樣的道理,任正非希望外界及員工相信他是這樣的:2016年年初被網友曝光獨自乘坐機場擺渡車之後,72歲的任正非在4月中期再被爆出獨自在上海虹橋機場排隊等出租車,沒有助理和專車...

去年初回應清退老員工時,任正非表示“華為沒有退休金,公司隻為在職員工買社保、醫保、意外傷害保險等。而且,華為不可能為不奮鬥者支付錢財。”“隻要自己還飛得動,就會到艱苦地區來看華為在全球各地的一線員工,我若貪生怕死,何來讓你們去英勇奮鬥。”

本月出版的《辦中國最出色企業:我的職業經理人生涯》一書中,華為原副總裁李玉琢這樣描述任正非的:

“從進入華為到離開,都是任正非與我談的話。在四年半近距離接觸的日子裡,他的所作所為,點點滴滴,無不刺激你,推動你,影響你,讓你每一天不得安生。”

“他(任正非)的強勢、多變、暴烈、狂熱,讓你心生不安的同時,又無法拒絕他的要求。這兩種情緒一直在我胸中交織、沖撞,沒有片刻安寧。”“他是一個嚴重自我中心的人,一個既嚴厲又有趣的人。”

華為將在2018年選舉董事,這將是華為自2012年以來的首次董事會改選。屆時持股員工推選的代表將對現任17名董事會成員提名的新董事候選名單進行投票,接近74歲的公司創始人任正非是否留任成瞭最大懸疑。

這次董事會改選的目的之一就是向海外尤其是美國市場,傳遞華為努力提升、優化治理結構,推動公司進一步透明化。不過近期華為手機與美國運營商AT&T的合作告吹,美議員發起提案擬禁政府采購華為等中國公司電信設備等消息,可能會對董事會改選產生影響。

另一方面,女兒孟晚舟目前還隻是常務董事,任正非至少要等到她晉升為副董事長才會退下來吧?此外,參考其它跨國公司的領導人過去一兩年的動作,任正非恐怕還會幹上幾年:

87歲的巴菲特剛給他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挑瞭兩個“年輕”副董事長,他自己和查理•芒格會繼續擔任公司的CEO和副董事長。後者半開玩笑的補瞭一句“我覺得沃倫還能再幹個七八年。”

2016年6月被軟銀集團創始人兼CEO孫正義指定的接班人尼科什•阿羅拉辭職,一年後孫正義承諾再幹十年...再聯系最近的華為“自我批評大會”,幹瞭30多年的任正非,怎麼可能說退就退。

順便一提,現在華為董事會是孫亞芳任董事長,任正非為副董事長,兩人的地位同1949年的李宗仁、蔣介石差不多——前者代行總統,後者幕後操作(雖然有點陰謀論的味道)。

最後,無論是在職的還是離職的華為員工,就差給任正非點上一曲《海闊天青》瞭:
路茫茫
寂寞大地有人行
煙波去去秋風冷
故鄉月 最分明
嘆遠近
蕭瑟山中趕一程
登臨心系天下事
腳踏中原路不平
萬裡奔行 隻為蒼生
一怒長江笑 一笑黃河清
悲歡同 憂樂與共
萬裡奔行 隻為蒼生
一怒長江笑 一笑黃河清
悲歡同 憂樂與共
雲在青天水在瓶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百度立場。
本文系作者授權百度百傢發表,未經許可,不得轉載。01

0 個評論

要回覆文章請先登錄註冊